首页 > 娱乐 > 电视剧 > 正文

从开启“大片”时代到拥抱网剧市场,张艺谋这一步棋走对了吗?

文章来源: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05-28 12:59:01
返回列表

文丨云飞

蜚声国际的电影大咖不知凡几,但拥有标志性意义的,仅“国师”张艺谋一人而已。

2001年,《英雄》问世,曾以《红高粱》《菊豆》等影片宣告第五代导演崛起的张艺谋,以一己之力开启国产电影的“大片”时代;2018年,当电影导演入局网剧已成大势,曾经引领影视生产潮流的张艺谋,才姗姗来迟。

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?5月24日,港股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公告显示,张艺谋将在未来6年里,执导3部网剧(其中1部可视情况转换为电影项目),欢喜传媒不仅拥有独家投资权,还能获得张艺谋影视作品所有有形及无形资产以及其衍生权利、相关权利;作为回报,张艺谋拿下1亿元人民币创作资金+1.5亿港元股份。

尽管早有王家卫、陈可辛、陈国富、陈凯歌、周星驰、冯小刚等入局网剧,但张艺谋的“下海”依然引发行业震荡。电影导演拥抱“网生内容”,会水土不服吗?

大导演的创作+资本双困局

为中国最有创造力与话题度的国民导演,张艺谋依然是金字塔尖的佼佼者。但作为创作者,有些尴尬的是,“国师”已经多年未有扛鼎作品问世。

2013年,张艺谋与当时风头两无的乐视影业签约,乐视影业CEO张昭与张艺谋并肩而立的画面,定格为年度电影圈场景。彼时的乐视影业,还名列民营六大电影公司,其背后的乐视网也估值甚高。时移世易,曾经被资本追逐的乐视早已让众人避之不及。

张艺谋与乐视的联姻,曾被视作后张叔平时代,拥抱互联网的创举。然而数年倏忽而过,一部口碑尚可争议仍存的《归来》、一部中美联合制片失败案例的《长城》、以及在暑期档并无绝对统治力的《影》,是张艺谋交出的所有成绩单。眼看着吴京、林超贤、陈思诚、许诚毅等登上票房榜,张艺谋显然需要再度发力。

合约到期+创作困境,成为大导演张艺谋亟需解决的问题。与乐视影业相比,欢喜传媒比乐视更名后的乐创传媒,要更为合适:

资历不输张昭的欢喜传媒董事局主席董平,曾参与过《让子弹飞》《西游·降魔篇》《亲爱的》《心花路放》等片投资,是阿里影业前主席,操盘经验丰富;

通过股权置换,欢喜传媒有“导演合作制”的成功先例,公告显示,其股东有宁浩、徐峥、张一白、陈可辛、王家卫与顾长卫等,欢喜传媒支付绑定股东费用,换取导演作品的投资权,尽管高额的绑定股东费用让欢喜传媒3年累计亏损约14.43亿港元,但欢喜传媒仍乐此不疲;

此外,欢喜传媒还尝试搭建类似Netflix的流媒体平台,其“欢喜首映”的测试版,官宣称两三个月积累了几十万用户。

由此可见,“委身”欢喜传媒对张艺谋而言,至少能改变现状。2013年,有鲜明互联网基因的乐视,曾让“国师”触网;2018年,张艺谋与欢喜传媒合作的亮点,则在于正处在风口当中的网剧。

影视创作全面走向“网生”

曾经开启“大片”时代的张艺谋,这一次并不是“弄潮儿”。市场蛋糕日益壮大的网生影视内容,已经吸引了大批电影导演蜂拥而至。纷至沓来的电影导演们,让曾经处在鄙视链底端、与粗制滥造划等号的网剧,摇身一变成为影视业的香饽饽。

因《无证之罪》《白夜追凶》《河神》等口碑作品问世,网剧2017年走向精品化,剧集年度口碑TOP10中,网剧就占据6席之多。自2017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起,电影导演跨界拍网剧,就成为行业热议的焦点。

如韩三平监制网剧《战争传说》,改编自矛盾文学奖获得者周大新的同名小说,算得上是大IP;冯小刚监制的《剑王朝》以及周星驰参与创作的网剧《西游·降魔篇》此前都已有动画或电影,积累了大量粉丝;有《警察故事3》《红番区》《神话》等作品的唐季礼,将执导《凤凰无双》与《河神2》;徐静蕾则成为《同学两亿岁》的监制,恰好就在近日举办了首映礼;而在稍早的爱奇艺大会上,陈凯歌、冯小刚、赵薇、陆川等人将“触网”,也足够令人兴奋……

监制了《无证之罪》的大佬韩三平曾如此表示:“面对网剧的发展,电影人没有抵触,而是很主动地加入其中。很多年轻的导演和编剧想从事电影,但我劝他们多拍网剧,那才是更适合年轻人的创作。网剧是符合现代文化娱乐消费观念的产物,同时也为创作者提供了巨大空间。”

左手艺术右手商业的电影,本身离不开商业成功,只要资本逐利的本质存在,已经成为影视生产主流的网生内容,就对电影导演有足够吸引力。Analysys易观发布的《中国网络视频市场趋势预测2018-2020》显示,2017年中国网络视频付费市场规模为213.7亿元,付费用户到9763万人;而到了2020年,市场规模预计将达646.8亿元,用户规模将上涨到1.8亿——显而易见,网生内容已经成为电影之外的影视蓝海。

电影没有“钱”力可挖?并非如此,在刚刚过去的第一季度,内地影市创造了200亿票房,超过北美的183亿。但驱动票房增长的核心逻辑,已经从银幕数量的增长,切换到电影内容的提升而带动的观影人次的增长。

“橘生淮北”的阴影从未散去

电影咖入局网剧市场,看上去很美。节奏更快、集数更少、情节更紧凑的网剧介于传统电视剧与电影之间,给予电影导演拓展全新事业版图的机会;而在头部精品依旧是网生内容竞争核心的当下,经验丰富的电影咖要比初生牛犊的90后导演们更加老道,产出精品的可能性要更大。

然而,事实并非如此。以《斗牛》《老炮儿》等闻名于世的第六代导演管虎,在试水网剧《鬼吹灯之黄皮子坟》时意外失手,电影级质感最终败给了空洞的剧本与虚无的表演,遭到了“弃剧”;刘镇伟担纲编剧的《大话西游之爱你一万年》,则榨干了《大话西游》这一经典IP的最后一滴油水,也进一步败坏了自己的声名;此外,《冒险王卫斯理之蓝血人》《将军在上》《我叫黄国胜》等网剧,要么网播量表现平平,要么口碑断崖式狂跌,颇有砸了陈国富、霍耀良、王晶等导演的招牌之意。

更多以监制身份,而非导演身份出现的电影咖,对网剧的参与度或许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高。网络统计显示,韩三平、陈凯歌、黄建新、周星驰、赵薇、徐静蕾等,都是担纲网剧的编剧,如陈凯歌的《外八行》、冯小刚的《剑王朝》、赵薇的《谁都渴望遇见你》,在导演中心制的当下,以监制身份入局网剧,“挂名”的批评不绝于耳。

横梗在知名导演与网友之间的,还有十年甚至数十年的审美代沟。在新人辈出的网剧江湖中,《河神》《白夜追凶》《无证之罪》等口碑剧导演崭露头角,几乎都是80后甚至90后导演,正处在艺术生涯的强劲上升期,创造力正在释放并迸发。而背负着因袭重负的张艺谋与陈凯歌们,距离自己的黄金生涯已有多年,“江郎才尽”的争议如影随形。

张艺谋与欢喜传媒的联姻固然开拓了观众的想象空间,但“橘生淮北则为枳”的阴影似乎从未散去。

相关推荐无相关信息
微信二维码
微信关注女士吧更及时了解猛料
微信扫描二维码 或 搜索公众号 “nvshiba” 即可关注我们!
新闻内幕、独家爆料、每天最新猛料尽在女士吧
广告
广告